当前位置:主页 > 2345333.com >

韩流进印度发财资料网

发表时间: 2019-10-07

  根据反垄断监管机构印度竞争委员会(CCI)的一份文件,印度最大的网约车平台Ola旗下的电动汽车子公司Ola Electric Mobility将从韩国汽车巨头现代(Hyundai)和起亚(Kia)那里筹集资金。

  交易的细节目前尚无法确定,但文件显示,今年早些时候,现代和起亚向Ola的母公司ANI Technologies投资了3亿美元,而且两宗交易有关联。一旦交易完成,这将是现代汽车第三次投资汽车初创企业。去年8月,现代汽车入股了总部位于德里的自驾汽车租赁初创企业Revv。

  随着印度快速崛起,全球企业都想从印度成长果实中分一杯羹,开始向印度“砸钱”投资,这也使得印度成为最受外资欢迎的地区之一。近几年来,亚洲占印度外国直接投资的比例开始急剧拉升。根据花旗的数据,以往亚洲国家所占印度外资比例不到10%,现在这个比例已升至25%至30%,其中最大的贡献来自韩国、日本、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

  据韩国媒体报道,去年韩国对印度的年投资额史上首次突破10亿美元,一年间翻了一番。YourStory的数据显示,今年,已经有8家创业公司筹集了4.5307亿美元的资金。

  自2016年以来,韩国投资者一直在印度投资,但自去年年底以来,才有了更大的推动力,并一直持续到今年。在中国等市场不振的情况下,韩国企业的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印度这一巨大的新兴潜力市场。

  “作为拟议中的ANI投资的一项关联交易,收购方还提议收购OEM(Ola Electric Mobility)的少部分股权,”CCI的文件称。文件强调,收购方指的是现代(Hyundai)和起亚(Kia)。

  2月份,OlaElectric Mobility从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那里获得融资,估值为2.5亿美元。在短短几个月后的7月份,该公司的估值飙升至9.6亿美元。Ola Electric的其他投资者包括老虎环球、经纬印度和沃达丰(Vodafone)前首席执行官阿伦·萨林(Arun Sarin)。这些投资者使其募集的资金总额达到3亿美元左右。软银、经纬和老虎环球也是其母公司Ola的投资者。

  Ola Electric将由前宝马和奥迪高管Anand Shah领导。去年,Shah与AnkitJain一起加入了OlaElectric的母公司。Ankit Jain是Ola Play等“互联汽车计划”的负责人。该公司最初将聚焦电动汽车的充电基础设施,重点会放在可更换电池以及两轮和三轮车上。

  作为Ola的电动出行试点项目,该公司于2017年在那格浦尔注册。该公司去年曾表示,未来12个月将在其平台上投放1万辆电动三轮车,这是其“电动使命”的一部分,即到2021年在其平台上投放100万辆电动车。

  早在1996年,现代汽车便已在印度设立法人,至2018年初时已经投资约30亿美元。2018年初,该公司还计划截止2020年在印度追加投资10亿美元。

  印度汽车市场处于高速成长期。2017年,印度的新车销售量为401万辆,超过德国(385万辆),在世界市场排名第四。现代汽车在进军印度时推出的首个车型是SANTRO,1998-2014年该车型共售出132万辆,是印度的“国民车”。

  现代汽车在印度金奈拥有年产量65万辆的第一和第二工厂。2017年,现代汽车在印度售出52万7320辆(以轿车为准)汽车,比2016年增加5.4%,创下历代最高销售纪录。

  如今,印度政府一直在推动向电动汽车转型,汽车的整体销量也在大幅下降。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Ola和现代宣布了交易,现代汽车集团将联合起亚汽车向印度最大的打车软件平台Ola投资3亿美元。

  两家公司表示,双方将以大数据为基础,在智能车辆管理解决方案、移动出行服务和面向印度市场的电动汽车产品等领域开展合作。它们将致力于“新交通、车队解决方案和电动汽车”,除此之外,还将“通过让司机获得定制汽车和金融福利,帮助他们获得微型创业机会”。

  现代汽车集团曾于2017年向韩国拼车初创企业LUXI投资50亿韩元,尝试开拓本土的移动出行市场,但不到一年就中止了投资计划。由于出租车行业的激烈反对以及国内法规制度的严格限制,韩国移动出行服务前景黯淡。

  Ola成立于2011年,目前在印度已经超过优步,占据80%的份额,成为印度移动出行市场的绝对强者。

  全球咨询公司麦肯锡预测,到2021年,印度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汽车市场。现代汽车集团去年就曾对印度共享汽车企业Revv进行战略投资,一直对印度市场颇为关注,打算以印度和新加坡为中心,攻占西南亚和东南亚未来的移动出行市场。

  自2016年以来,韩国投资者便已开始在印度投资。2016年12月19日,印度房屋租赁平台NoBroker宣布获得700万美元融资。该轮融资来自于韩国科技银行(KTB Network),一家以首尔为中心的风险投资公司。

  据初创企业投资分析平台Tracxn的数据,那是2016年韩国风险投资公司对印度初创企业的第二笔投资。2016年3月,软银投资韩国公司(Softbank South Korea)领导一轮对TrueBalance的投资,那也是韩国风投在印度的第一笔投资。

  Tracxn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世界各地的投资者纷纷在印度投资,然而众多投资中只有3起来自韩国。其中一个原因是韩国投资者当时对印度初创企业体系缺乏了解。然而,韩国科技银行(KTB Network)的一名高管ChunsooKim称,这种状况正在快速改变,印度已逐渐成为韩国投资公司讨论的主题。

  到2017年,韩国大型企业在印度实施战略性投资的事例日益增加。当年4月,现代汽车集团旗下的起亚汽车宣布,投资约11亿美元在印度东南部的安得拉邦建设年产能为30万辆的整车工厂。

  此外,韩国大型快递企业“CJ大韩通运”也在2017年4月花费约570亿韩元(约3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印度大型物流企业的50%股份,事实上对该公司进行了收购。

  包括三星电子在内,各家韩国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是中国市场的“逆风”。数年前,中国业务一直支撑着各家韩国企业的业绩增长。但随着中国当地企业的崛起,除半导体等最尖端产品外,各家韩国企业都开始为收益能力的降低而头疼。

  去年年底以来,印度对于韩国投资者有了更大的吸引力,热度一直持续到今年。去年是日本和中国投资者密切关注印度创业公司的一年,但韩国投资者已经加速在印度开展业务。

  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称,去年韩国对印度的年投资额史上首次突破10亿美元,一年间翻了一番。在中国市场等不振的情况下,韩国企业的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印度这一巨大的新兴潜力市场。

  其中,三星电子和起亚汽车主导了去年对印度的投资。三星电子去年7月将位于新德里附近的诺伊达工厂规模扩大了1倍,将可年产1.2亿部手机。起亚汽车也正在印度南部安得拉邦地区兴建年产30万辆汽车的工厂。

  韩国进出口银行新德里事务所和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24日表示,去年韩国对印度投资额达10.53亿美元,相较2017年的5.16亿美元增加近1倍。韩国对印度的投资额2011年为4.56亿美元,2012至2016年连续5年保持在3亿美元规模,去年起重现增势。

  根据YourStory的数据,今年,已经有8家创业公司筹集了4.5307亿美元的资金。

  2018年,韩国在全球创新指数中名列第12位,在1,400多家创业公司中投资超过33亿美元。另一方面,印度创业公司在864笔交易中筹集了126.8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加上2018年的11.4亿美元债务融资。与韩国相比,印度的投资和交易数量明显增加。韩国投资者们有足够的理由关注印度创业公司。

  今年2月,印度总理莫迪访问韩国。在乐天饭店举行的“韩国印度商务研讨会”上,莫迪表示,去年印韩贸易规模达215亿美元,将努力至2030年把两国贸易规模提升至500亿美元。莫迪称,韩国作为经济增长的模范,是印度的真正合作伙伴;韩国对印度投资目前已近60亿美元,欢迎韩国企业加大对印度的投资,印度将会向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优惠。

  2月份,莫迪还在首尔启动了印度-韩国创业中心。这个一站式平台旨在使印度和韩国的创业生态系统更加紧密,促进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联合创新。从那时起,韩国投资者对印度创业生态系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韩国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Smilegate Investment的总监Minjung Kim表示,印度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市场,传统领域的创新前景可以出现在许多不同形式的商业中。

  “有些商业模式在韩国是不可行的,但在印度却是可行的。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可能性,印度可以出现具有巨大潜力的创意和多样化商业模式,”Minjung Kim说。

  他还补充道,印度的创业公司创始人更年轻,更具侵略性,并且具有外向性格。“此外,与技术相关专业的创始人比例高于韩国。”

  Smilegate公司的董事Jungin Park表示,在印度,印度莫迪政府领导的许多与创业公司和产业创新有关的政策,也对印度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对外资的开放和友好政策也很有吸引力。

  由于Reliance Jio的推动,印度互联网普及率提高,并使得上网更便宜、更容易,www.662772.com諛馳豪測桶妦繫砩佷ˋ到2023年还有3.2亿用户可能会上网。RedSeer估计,印度目前已有超过2.3亿互联网用户在网上购物、吃饭和娱乐,其每年的消费能力为3000亿美元。

  此外,从去年11月开始,整个印度创业生态系统的一个明显趋势,是投资者对后期公司进行大赌注,亦即初创公司在初始测试中幸存并具有成熟的发展能力。而投资数据也显示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有所增加,2018年的交易速度和交易数量大幅增加。这些转变也吸引了韩国投资者,让它们将目光投向了印度。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韩国一片赤贫。但是,在20世纪60-70年代,韩国抓住了美日产业转移的机会,实施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实现了经济起飞,创造了“汉江奇迹”。值得称道的是,韩国在1995年夸过中等收入陷阱,并在2012年进入“20-50俱乐部”。中国十大虚拟主机服务商排名,而此前进入“20-50俱乐部”的只有6个主要发达国家。

  在印度举行的每次经济论坛上,几乎都会听到韩国的增长故事。在亚洲的后发国家中,韩国是最成功的一个样板。韩国从贫穷到起飞,只用了30年时间,随即又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并在新世纪进入发达国家行列。

  印度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年青人口,这些年青人也急需寻找生计,和韩国在60-70年代的情况相似。如今的印度可以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韩国人的经验不失是印度一个很好的选择。

  而另一方面,转型后的韩国人也急需到外面寻找投资机会。自印度实行经济开放后,韩国开始把印度当作一个重要的投资目的地。韩印两国在政治上没有冲突,在经济上也有很大的互补优势。

  2010年,韩国与印度签订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EPA)生效,双边贸易额随后增长40%。

  在今年2月举行的“韩国印度商务研讨会”上,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成允模就表示,韩印要成为真正的合作伙伴,要重点推进韩国印度经济伙伴协定(CEPA),加强两国制造业领域和面向未来的合作。

  此外,正在起飞的印度,除了引进韩国人的投资之外,更亟需的或许是学习韩国人的“新农村运动”。

  韩国驻印度大使馆的高级研究员朴素恩(So-yenPark)在《外交家》撰文称:“韩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里程牌是前总统朴正熙(ParkChung-hee)在1970年代初发起的‘新农村运动’……他发起这个运动的目的是要消除韩国农村的贫困并且实现农村经济的现代化”。发财资料网

  作为一场现代意识的启蒙运动,“新农村运动”通过政府的资助,以“勤奋、自助、协作”为为原则,鼓励农民在建设自己的社区上发挥积极的作用。朴素恩认为,这个运动不仅为农民提供金融和物质的资助,而且“发展了人们的自力更生和勇挑重担的精神”。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现场| 本港台同步报码|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香港本期开奖号码| www.299888.com| 凤凰神算论坛| 好运六合网| 717177.com| www.9899kj.com| 香港赛马会开奖号码| www.815000.com| 铁算盘心水论坛|